当前位置: 首页 法治前沿

法治前沿

彭辉:中国依法治网的理论与实践

来源:中国法学会发布日期:2018-11-27 08:51:15

    “中国依法治网的理论与实践”年会汇报观点精粹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和改进网络内容建设,唱响网上主旋律。加强网络社会管理,推进网络依法规范有序运行。”当前我国社会正处在发展机遇期和矛盾凸显期,网络社会化、社会网络化对社会生活影响巨大。网络也日益被视为一种新的媒体。这种新媒体的传播方式较之以往的媒体有其独有的特性,如互动性、方便性、实时性、身份的虚拟性等等。网络的这些特性为人们在网络中发布言论提供了高度自由。这种高度的自由既有其积极的价值,同时也可能产生负面的影响。在网络上传播思想、发表意见成为一种新的表达方式,由此法律也开始对于网络言论予以关注。当网络铺天盖地地席卷、渗透到我们社会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之时,如何引导和规范正在发展演变的网络舆情,已然成为当今法治建设必须直面的课题。在我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网民的情况下,网络舆情的引导和规范更是迫在眉睫。对于依法治网,我国从中央到地方均给予了一定的重视,出现了很多新兴的条例、规定、办法等,这些都代表了网络法治进程的进步,但同时也折射出许多问题,整体来看,我国现有依法治网立法呈现位阶较低、职责不明、模糊认定等问题,亟待修正。

      1.维护国家主权与安全、保障社会公共利益原则。维护国家主权与安全、保障社会公共利益原则已经成为网络舆论监测与安全政策法规的首要原则,成为制定与完善网络舆论监测法律制度的直接目的。对信息安全的威胁概括起来包括:网上谣言、反动宣传煽动、色情、迷信等有害信息的传播,对个人隐私的侵犯,垃圾电子邮件、经济间谍、盗版、计算机病毒、网络盗窃和网上欺诈、网络赌博、网络恐怖主义和电子战等。这些违法、侵权乃至犯罪行为越来越严重地威胁着社会文明和网络信息安全,也成为了网络舆论监测和管控的重点。

      2.政府主导推进的原则。一是立法手段的运用,通过完善网络舆论监测的法律规则,保障政府行为的合法性与有效性,也对网络空间活动参与者形成威慑,对其行为进行引导。二是政府鼓励利用技术手段监测与管控。如德国《多媒体法》规定:服务提供者根据一般法律对自己提供的内容负责;若提供的是他人的内容,服务提供者只有在了解这些内容、在技术上有可能阻止其传播的情况下对内容负责。三是引导和鼓励网络行业与用户的自律。强调行业自律与法治相结合,以求最大限度地保护消费者网上行为的开放性和相当程度的不可监督性,使行为者(包括机构和个人)的自律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

      3.管控最小化原则。虽然在我国目前阶段,完善网络舆论监测法律规则需要贯彻“政府主导推进的原则”,但并不意味着政府可以为所欲为,可以任意扩大网络舆论监测的范围,甚至将合理的政策建议都纳入管控范围。如果政治体系无法给个人或团体的政治参与提供渠道,个人和社会群体的政治行为就有可能冲破社会秩序,给社会带来不稳定。所以,对于网络舆论监测与管控,应当坚持管控最小化原则,即将对网络舆论的管控限制在合理的、必要的最小程度之中,而不能侵犯正当的言论自由,保障公共意见的合理表达。

      4.程序正义原则。互联网既是一种信息传输的载体,同时也是一种新型的新闻媒体。对互联网实施政府监测,不仅有可能损害公民的通信自由,而且有可能损害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所以,对互联网络监管必须慎重从事,不能“自由心证”,也不能授权行政机关自行其是,而应该制定严格的法律规则与法律程序,明确互联网监测的条件、切断或者限制互联网的基本程序,确保公民宪法上的权利不受损害。

      5.事先通知与事后惩治原则。事先通知是政府应当将有关事项通过适当途径告知行政相对人的制度。它是保障行政相对人及时了解相关情况,随时采取相应措施,以便最大限度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一项重要制度。网络舆论监测的特殊性在于,政府只能根据已经发表的网络言论所产生的或即将产生的现实弊害来惩罚言论发布者,即事后惩治,而不能依据主观臆断或推论对网络舆论进行监测与管控。这也是保障言论自由的必然要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