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探索股东权益保障的新思路——评《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

来源:发布日期:2022-04-19 17:52:41

01.jpg

  公司作为一种最有效的发展经济的组织形式,为社会的发展注入了无限生机和活力。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公司规模的扩大,在公司治理中逐步形成了“资本多数决”原则。这一原则不仅使公司决策提高了效率,还对鼓励投资产生积极作用。但在实践中,也存在控股股东利用该原则损害中小股东权益的情况,不利于公司的长久发展。异议股东股份回购请求权制度的出现便很好地解决了这一原则所产生的弊端。所谓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是指当股东会就引起公司重大变更的事项进行表决后,对该决议持反对态度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以“合理价格”回购其股份的权利,也称“异议股东股份回买请求权”,或称“股东估价权”。


  异议股东股份回购请求权制度是保护中小股东利益最重要的一项制度之一,但我国现行《公司法》对该制度的规定并不完善,存在法条规定的适用主体资格和适用情形不明确,程序性制度规范欠缺以及合理价格难以确定等一系列问题。河北师范大学赵德勇教授所著的《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2020年,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是基于《公司法》既有规定对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制度的一次全面研究。该书内容除引言外,以“法理基础和制度价值—主体要件—客观事由—法律性质—行使程序”的逻辑结构展开,依据现行法的相关规定,详细分析了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法理基础和制度价值,并围绕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法律问题,从主体资格、客观事由、行使程序三个方面为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完善和适用提供新的思路。


  在主体资格方面,按照《公司法》规定,可以要求公司回购股份的主体是对于股东会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但我国《公司法》对隐名股东、瑕疵股东等“特殊股东”在对股东会决议存在异议时是否能够适用该制度并无规定,这就引发了学界的争论和司法实践的不统一。《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针对主体资格问题提出了享有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三个主体要件:第一,需要具备股东资格;第二,对股东会的决议持反对意见;第三,股东会决议成立且生效。该书在主体资格中特别强调了行为能力和股东资格的关系,指出行为能力欠缺者取得股东资格只要为法律所认可,则该股东可以行使公司法规定的任何股东权利。在某种权利需要意思表示的形成和作出时,可以借助民法的监护制度,由其法定代理人代为完成行使这种权利。此外,该书还分析了瑕疵股东和隐名股东等几种“特殊股东”是否拥有异议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在分析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主体条件的普遍情况时,也对特殊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对保持大股东与中小股东间的利益平衡,保障公司的长久发展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和理论指导意义。


  在客观事由方面,异议股东并非基于任何事项投反对票均可主张回购请求,而只能针对“重大事项”投反对票方能行使回购请求权,其中“重大事项”就是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客观事由。《公司法》规定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客观事由包括“(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自该规定问世起,判定该权利客观事由的具体标准就成为了学界理论争议的焦点。《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重点对触发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具体法定事由作了较为详尽的分析。如对公司不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径行不分配利润的情形,提出了类型化处理方法,区分异议股东持股的不同比例,分别作出合理规制;在分析公司合并、分立、转让重要财产这一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行使事由时,从立法论角度出发对公司法的完善提出了建设性意见。除介绍《公司法》规定的几大客观事由之外,该书采用规范类型辨析的方式对《公司法》第74条和第142条进行剖析,明确超出这两个条款的其他客观事由的法律效力,建议适当扩大《公司法》列举范围或采取“列举加概括”的方式规范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客观事由,这对我国未来《公司法》的完善具有借鉴意义。


  实体权益的有效实现需要完善的程序制度,若是一项权利缺乏有效的程序进行保障,那这项权利必然难以发挥出其立法价值。关于异议股东股份回购制度的程序设计,《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指出,完善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行使程序的前提是明确该权利中回购行为的性质,然后再将异议股东回购权的行使程序进行重构。其中,完善行使程序的关键因素是回购价格的确定。


  首先,《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分析了异议股东行使股权回购请求权情形下回购行为的法律性质。该书对既有的普通转让合同说、单方行为说、强制缔约说进行了比较,认为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符合强制缔约制度的立法目的,回购行为符合强制缔约中合同成立的方式且在强制缔约的类别上属于强制承诺、直接强制缔约。该书所提出的有关“强制缔约说”的内容不仅对研究异议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的性质具有学术创新价值,而且对当事人和司法机关处理异议股东回购事宜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其次,关于异议股东如何行使其回购请求权的程序,我国仅仅是在公司法第七十四条作了简要规定:股东先与公司自行协商,协商不一致时再请求法院予以解决。但这样的规定因不够具体而导致仍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如公司在作出重大事项变更前是否要提前通知股东;股东是否要将其异议表示明确告知公司;异议股东在行使回购请求权时是否要向公司提交书面回购请求等一系列重要程序,我国现行《公司法》均未规定,造成在司法上适用难度较大,使得制度只是停留在表层而无法发挥其真正的作用。《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回应,将异议股东行使回购请求权的程序重构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内部程序,即公司与异议股东达成回购协议的程序;第二阶段为诉讼程序,即异议股东通过向人民法院起诉完成权利行使的程序。其中内部程序主要对公司告知义务、股东回馈意见、触发事由出现和回购协议达成等程序进行分析,从立法论角度对健全异议股东回购权的行使程序提出可行性建议;外部程序主要是对诉讼程序中当事人范围确定、此类诉讼的司法管辖和诉讼期间等具体问题提出独到的见解,不仅丰富和发展了现有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理论,而且从程序法角度为司法机关如何适用异议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制度提出了若干思路。


  最后,回购价格的确定是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行使的核心因素。我国《公司法》只是简单地用“合理”二字对股份回购的价格进行了规定,并未就“合理价格”的确定方式和具体程序作出具体规定,这种笼统的规定所带来的问题是司法裁判者可能缺乏可参照的统一适用标准,不利于保障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重点论述了以协商优先和第三方评估为主要内容的回购价格的确定方式,并对通过非诉讼程序确定回购价格的方式进行了深入探索。针对不同的案件情形,选用多种合适的评估方法来确定股份(权)回购价格,这为完善我国异议股东请求权制度提供了理论支持,也为司法实践提供了具体的指导。


  综上所述,《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研究》是从实体法和程序法两个方面研究我国异议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法律问题的高质量、创新型的著作。立足于股东估价权利,从立法论和解释论的角度,通过梳理司法实践中的实际案例,立足于司法实践,为完善立法和司法案件处理提供了新的方向。该书不仅具有学理价值,而且具有应用价值,值得相关研究人员和实务工作者研读学习。


  异议股东股份回购请求权制度是以保护中小股东利益为核心,提高股东投资积极性的重要制度。但是由于我国在2005年《公司法》才第一次正式建立这一制度,目前该制度还存在许多的问题需要解决。相信经过我国法学法律工作者的不断努力,这一制度定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作者:赵磊 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商法研究室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友情链接: